新闻动态 News
搜索   Search
你的位置: > 千亿官网 >

上诉,必需具备相对的求胜意志!

2017-06-27 18:17 点击:

前事不忘,后事之师.先看一下国民党怎么才华打赢二审这场官司,再温习一下国民党为甚么输掉一审:

王金平,这个「?」子怎么收拾?

关说、也就是「妨害司法公正」,中华民国法无明文,不罚!这个,不是法官的错,而是终年把持立法院的王金平有先见之明,为自己预留了一条后路.

但是,台北地方法院的三个法官,在判决书中给「关说」下了一个官方定义,却有不小的瑕疵.

「...让全国民众获悉国会自律之实践情形,作为立委选举之考量依据,并在历史留下纪录」.翻译成口语文,台北地方法院认为,关说与否,是立法院跟个别的立法委员自己要做选举考量,并且接受历史评价,如此罢了?如斯罢了!

至于王金平不需要经过选举的特殊的不分区身份,不在法官考量之列.王金平没有选举考量的问题,只有维护不分区立法委员身分的问题.

法官推翻了比例原则,也倾斜了司法天枰.

王金平党籍捍卫战一审获胜,经过台北地方式院加持,王金平?起了尾巴,立刻翻脸不认党主席,电话三顾茅庐请开会,老子说不去就不去,成为旷古绝今唯一一个飞腾跋扈只享权力、不尽任务的党外大员.

王金平?了国民党极重要的一个缺,也成为国民党最大的绊脚石,台北处所法院裁决之荒?,更是开了人类宪政史上最可耻的一个大玩笑!

三月十九日宣判,立法院也是在同一天被攻陷,令人不寒而?的是,王金平假如输掉了这个官司不晓得会闹多大的事?攻?立法院是否有计画的威力展示,以防官司判决有变?

台北地方法院开洪荒未曾有之奇,炮制了一个贻笑大方、也将一代风流的「无党籍不分区立法委员兼院长」.司法架空行政,千亿qy8.vip国际娱乐,搞定立法,司法院长赖浩敏切实具备神鬼莫测之能,是否应该走出重重黑幕,踹共一下,以释群疑.

台北地方法院主要的判决理由,是「政党不能毫无界限地认为能够自外于国家法律规定,而仅依循内部的党章、章程来运作..」,「国民藉由加入政党实现其参政权的资历,若要剥夺这种社员权,仍严守法治国家基本原则..」.

原来台北地方法院处心积虑是为了要掩护王金平的「参政权」,所以深文周纳,曲意回护,不惜形同诉外判决,千亿qy8.vip国际娱乐,也绝不容许国民党剥夺他的「社员权」.换句话说,就是一定要让这个已经被撤?党籍的伪党员继续?住破法院长这个策略位置.

法官依法或者可以保障王金平以国民的身分参政,但是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可以保证王金平以国民党员的身分参政!

「参政权」是从「社员权」所衍生出来的权利之一,「社员权」被撤?,除非重整旗鼓,或者以造作人的身分参政,以国民党员身分的「参政权」自然毁灭.台北地措施院轻重颠倒,强迫赋予王金平国民党党员身分,从而继承?据立法院长位置,颠倒是非,莫此为甚.

王金平在宣誓入党的时候,就等于同意接受「党章、章程」的规范,这是党员与政党之间存在的特殊权利义务关系,王金平自始无从自外于国民党的「党章、章程」.再说,国民党的「党章、章程」如果没有违背国家法律规定,法院凭什么来解释、运作国民党的「党章、章程」!

台北市方法院的判决理由,等于宣布王金平享有党员的参政权利,却没有接受「党章、章程」规范的义务!

台北地方法院认为不管「撤?党籍」或「开除党籍」,实偕暇?S造成党员损失社员权(即党籍),而属民法第50条第2 项第4 款所定「开革社员」,以及人团法第14条、第15条第3 款、第27条第2 款所称之「会员之除名」成果.所以除名方法必需适用各该相关条款.

国民党党章第九条第三款明文规定:党员有「履行党的决定,遵从党的引导,按照党的纪律」之义务,王金平经过宣誓入党,等同被迫打消实用上开民法及人团法相干条款.台北地方法院,凭什么,扭曲党员与政党之间的特殊权利义务关系!

一审判决,王金平算是临时喘了一口大气,这是王金平自己的烂摊子,还有二审.

国民党,怎么输的?

王金平党籍守卫战第一审胜诉,国民党倾全党之力,奈何不了一个已经被撤?党籍,但却去世乞巴拉赖着不走的?伙.司法加持,政党自治从此形同儿戏.

去年底官司第一次休庭的时候,「日不落格」发表过一篇《国民党律师团,切莫「放水」! 》,对国民党律师团提出至少两大僖?/span>

第一,审讯长仍是那个原来裁定假处罚的张瑜凤,一为之甚,岂可再乎,千亿qy8.vip国际娱乐,然而,很奇怪,公民党律师团居然不申请此人躲避.依照民事诉讼法第三十三条第二款划定,「法官有前条所定以外之情形,足认其履行职务有偏颇之虞者」,当事人得声请法官回避.

张瑜凤曾经对国民党做出不利的裁决,心证已成,国民党律师团不知道是基于?幸,还是昧于自信,竟然很蹊?的没有采用任何举动,于今思之,如果当中没有暗昧,还是颇有多少分任人宰割的味道.

再说,近些年来,中华民国法官做出乌龙判决,可能说是时有所闻,论者恒以恐龙法官、或者不食世间烟火为由,微微带过,未予深究.实在,在经由李登辉、陈水扁联手乱政二十年之后,公平猜忌,中华民国很大一部分「司法」,是「独破」于中华民国之外的.在政治性浓重的案件上,这些法官存在莫可言喻举足轻重的地位.

法官个人素俟倘涣驾?积R,晋用方式尤多可议之处,但是最为令人诟病的,应该是整体法官对中华民国的国家虔诚度,应当全面从新接受测验,尔俸尔禄民脂民膏,法官吃的是中华民国的毕生俸,是不容许有个人政治信仰的.

其次,国民党律师团本身的作为也不乏可以訾议之处.

王金平诉之恳求是「确认党籍存在」,但是依据报载,国民党律师团在第一次开庭前仍然强调,「本案...要断定的是,究竟王金平有无波及司法关说」.

律师团的表示,当时就叫人替国民党捏了一把冷汗.这把冷汗,当初变成国民党无可解脱的梦簦?/span>

王金平的司马昭之心,是「确认党籍存在」,企图在被撤?党籍之后继续以国民党不分区立法委员的身分,出任立法院长.国民党律师团则好像是牛头不对马嘴,只想通过诉讼程序坐实王金平涉嫌司法关说!

「日不落格」在《国民党律师团,切莫「放水」! 》指出:

『报载王金平的委任律师好像并不否定这个表彰,而是僖??顸h撤?王金平的党籍是「滥用权力」.换句话说,王金平试图以程序问题烦扰国民党内部的实僬?x.

国民党律师团攻防重点应该放在「滥用权利」这个点上,虽千万人,吾往矣,即使滥用,也是我的权利!如果持续在「本案...要肯定的是,毕竟王金平有无波及司法关说」上绕圈子,不客气的说,等于是在放水!

这个官司,法院可以判决的只是国民党「有没有」撤?王金平党籍,王金平打算转向为「该不该」,律师团误入流沙区,正在走向「对不对」的辩解歧途.』

果不其然,看到台北地方法院319日编号103-06消息稿,「日不落格」很遗憾地似乎可怜而言中.

台北地方法院在判决理由中对关说轻描淡写,一笔带过,立法委员关说司法个案,法无明文,不罚,只能「...让全国大众得悉国会自律之实际情况,作为立委选举之考量根据,并在历史留下纪录」.至于王金平不须要经过选举的特殊的不分区身份,显然不在法官考量之列.

换句话说,王金平有否关说、不在法院审理规模之内.然后笔锋一转,国民党没有经过「全党(全社团)经过民主原则的讨论或者授权符合民主原则的机制」,不得「宣示一位分歧乎该政党宗旨的社员应该分开」,法院也无奈「保护其政党自治的空间」.

北地办法院很轻盈的回避了开撤?党籍「对错误」的问题,以为那是立法院跟个别的立法委员本人要做选举考量,并且接收历史评估,然而不在法院审理范畴之内.而后,国民党没有经过「全党(全社团)经过民主准则的探讨或者受权吻合民主原则的机制」,所以不应当撤?王金平党籍,即便撤?了也不算数.

台北地方法院新闻稿《判决理由摘要》有段话很值得商讨:「政党不能毫无界线地认为可以自外于国家法律规定,而仅依循内部的党章、章程来运作...公民藉由参加政党实现其参政权的资格,若要剥夺这种社员权,仍严遵法治国家基本原则..」.

本来台北地方法院空心思要维护的是王金平的「参政权」,所以深文周纳,蓄意回护,不惜形同诉外判决,也毫不允许国民党剥夺他的「社员权」.

再说,王金平在入党的时候,就即是同意接受党章、章程的标准,这是党员与政党之间存在的特别权利责任关联,国民党的党章、章程如果没有违反国度法律规定,法院凭什么来说明、运作国民党的党章、章程!

台北市方法院的判决理由,等于发布王金平享有党员的参政权利,却没有接受党章、章程规范的义务!

国民党想要不输,也难!